--.--.--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13.02.24 不用代理居然能上FC2了
本来想试着登登看中文版的FC2
没想到给我登陆到日版的后台来了
很惊诧的发现不用代理居然能上...
不知为什么又想写博了,还是喜欢这里
这里承载了我这些年太多太多的成长
欢迎回家,Dear Myself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11.04.12 找个能陪自己一起2的人
2011年的春天。同济的樱花,南汇的桃花
以及我作天作地的心

那天过去后有段时间了,故事一直在冥冥之中继续着,走不到尽头
日本沉没了一半,樱花却还是开得很绚烂,以前很喜欢的那些IDOL,不知都怎样了
因为已经没有精力再去关心自己心情外的一些东西了
没有办法放下自己的影子,跟着我,让你受委屈了吧。27年了,对不起

这个世界总是看你2的人很多,陪你2的人很少
找个能陪自己一起2的人,至少还有他能包容自己的缺点

我不懂珍惜,就好像我总觉得好多人不懂珍惜我
其实我又何尝懂得怎样去珍惜他们了,自我膨胀的感觉很讨厌
喜欢什么,珍惜什么,想要什么,说人家不懂,我难道很懂吗

废人

我做出的最大的那个决定,到底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
可以坚持,到什么时候吗?


2011.04.05 活着
我在活着的序言里看到这样几句话

――”活着“这个词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人的幸福要等到最后,在他生前和葬礼前,无人有权说他幸福

――让时间中断流动的叙述,然后再从多年以后开始。这时候截然不同的情景不需要铺垫,也不需要解释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因为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

余华在日文版序言中写下的句子很有感染力,相比韩文版序言有深度多了,不知道翻成日文能不能让人家感同身受
我是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小说,真实平凡又贫穷,生活的作弄和丑陋赤裸裸展现
倒没有太多人性的描写,在贫穷的人生里光要忍受磨难就需要很大勇气了,没有时间关心人性是个什么东西
忍辱负重,顽强抵抗,我活了二十多年,对人生的概念模糊了二十多年,仅仅只在零头的那几年里
才渐渐的对这2个字清晰起来,太多风花雪月和无病呻吟充斥着如今
我承认很多时候我都太贪心,不知足的心情不停吞噬自己
另一方面又不甘心就这样过下去的心魔和自责的自己对立着,犹如人格分裂般的相依着

为什么不能想要更多,为什么不能得到更多

活着可以窄如手掌,但我不知道是不是也可以宽若大地
生活是属于每个人自己的感受,不属于任何别人的看法
无论怎样,要对自己的人生负责
2011.03.01 夜合花
昨天半夜窝在被窝里看PSP,被高桂的一篇文虐到了
2011年的四月银魂要播第二季了,我第一季差了一口气没看完
忽然想起当年一口气的看银魂然后萌的内伤,日志写了一堆堆
这样的激情和日子于现在的我早已一去不复返
可是看着曾写过的字,书架上银魂台版的漫画整齐排列着
心里依然很清楚,喜欢银魂一直很喜欢很喜欢
只是人长大以后,越喜欢的东西,越要隐忍的放在心里,不想太过于想起
甚至懒得去码字,因为很多话心里明白,可是却怎样都写不出来

这样看来,我似乎不太适合写小说吧

万高桂的一篇文,《夜合花》
高桂的故事太虐,或者说攘夷那群人都很虐
尤其是牵扯到了从前他们还并肩战斗称作为同伴的时候
空知只勾勒出了一个轮廓,然后放了无尽的空间在里面
于是人们的想象就天马行空,为他们的过去未来不断架空新故事

到底有什么比互相误会后开始互相仇恨厮杀,然后到死都不知这是一场误会很残酷的呢
应该有吧,比如故事的最后活着的那一个终于知道了这是个误会,然后终老
很多时候人生不需要真相,也不需要活的太清楚,不然很崩溃

《夜合花》的最后,江户的黎明终于还是来到
这是历史变迁留下的结局,其实无关任何人,人类只是催化剂
岁月几千年几千年的流转,中国的古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绝对是宇宙真理

而作为催化剂的人们,牺牲的或幸存的,那一道伤口始终划在了骨子里
我想过在那样的年底,我或许宁愿做被牺牲的人,也好过活着接受身边人死去的现实
我很自私,不想自己痛苦,于是宁愿把这样的痛苦留给别人

可是我不忍心啊,其实我最见不得这样的场景,见不得别人为我掉眼泪啊
怎么办呢,我还是要庆幸自己生活的年代安稳舒适

我一直都不奢求贪恋什么,只是找不到可以慰藉我生命缺少部分的方法
可是我缺少了什么,事业还是感情,这些东西都太笼统,不具体

过去两年疯狂成长,到今天定下心来想一想,也不过如此了
倒是有点想回到能码很多字的那个时候去,也只是想想,想过就算
自己现在走的这条路,很曲折很复杂吧,可是走都走了,反正不能回头
未来怎样,走下去才知道呢,世界上什么都会变,无论好的坏的,都会变

《夜合花》高山深爱的那个蔓子,桂深爱的那个杀人很美的高山晋助
那封被风吹走的改变他们人生的信,那动乱的年代和那经不起背叛的爱情
如果桂看到了那封信,他们可能有着和现在截然不同的结局
或者可能经过不同,而结果是相同的,上天注定的结局,除非他眨眼,否则不能改变吧

我其实很相信蝴蝶效应,可是写出的话为什么感觉在推翻它呢

故事的结局,切腹的近藤,战死的土方,完全变成废人的冲田,唯一幸存的山崎
真选组的结局其实也没有比鬼兵队好多少,都被这个时代轻易的牺牲掉了
真选组,鬼兵队,攘夷派,存在于银魂的大江户幕府统治下,独树一帜,各自悲凉
历史的书页中总需要一些人去填满才会变得充实,比如他们

高杉的和服和三味线,喜欢的花火祭奠和缠着绷带的眼睛
成全了他留在我印象里的全部记忆,也充实着《夜合花》中桂的记忆
就好像里面的银时想起土方时,会想到他老去也满头白发的模样
桂想过如果换做他是银时,可能连蛋黄酱都不想看到吧
因为会触景,因为会回忆,所以会伤情

他们因为一个误会而错过了一生,因为一个错过而误会了一生
站在桥上双目失明的河上万斋,说桂把黎明带给了江户,而他却失去了他的黎明

我想其实对于桂来说,江户的黎明可能并不比高杉重要
从他认为自己被高杉抛弃的那刻起,他也失去了他的黎明
只是高杉更像夜,所以注定他不能成为桂的黎明

十年前的那个夜晚河畔,沉默的少年在冷风中等待
当那个人出现在他视线的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他的黎明
未来无论怎样都好,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怎样都可以
被叫作蔓子的少年把手交到他手上,然后握紧,他想着,一辈子都不要放开了
一起走,走到天涯海角,走到世界尽头

如果是这样,该有多好
2011.02.04 2011,大年初二
2011年的大年初二,吃坏了肚子,胃痛,精神萎靡

记得去年的年初二,家庭聚会,和哥哥弟弟妹妹聚在一起打三国杀
然后潘找我出去唱歌,我带了妹妹一起去,一个通宵
那天晚上下起了雪,我在五角场的M里等他来,快接近零点

直到今天,我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那天没有带了妹妹一起去,会有完全不一样的发展吧
可是呢,结局若是注定的,无论过程怎样百转千回,终究要回到那个结局上面去
所以,我想不出理由,去责怪任何人,甚至责怪自己

一年转眼即逝了
去年,年初二,晚上,唱歌,有他,通宵,受了委屈,心很痛
今年,年初二,晚上,胃痛,没有他,马上准备睡觉,心里很平静,但也还是痛

因为无法改变现实,所以只能改变对待现实的态度
包括去年年末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我是很感谢他带给我的那些温暖回忆
只是如果你不能给我幸福,那就请远离我吧

不管是09年春天的他,还是09年夏天的他,亦或是10年冬天的他,都一样

就算有时我会埋怨自己这样偏执的性格和原则,就算我心生后悔被回忆四面威胁
我也还是会照这样的方式活下去,起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这样成长的生活

对生活笑笑,生活总会有缺口,但总也会有新的补充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